首 页 | 区域论坛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岳阳 | 益阳 | 常德 | 邵阳 | 娄底 | 永州 | 郴州 | 怀化 | 湘西 | 张家界 | News20 
湖南县域经济网
北大智慧城市研修班
湖南省县域经济研究会
高级别出国考察(高访团)
清华大学高级研修班|总裁班
 
 
揭开混合所有制这张皮:让国企化妆逃跑
发布时间: 2014-2-19 18:03:08 被阅览数: 2426 次 来源: 席淑静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大炮任志强敢说,他直接揭开了混合所有制这张皮。他说混合所有制的好处其实就是可以让国有企业化妆逃跑,现在国有企业管理层很讨厌政府不懂行的指挥和管理,企业可以借混合所有制的名义把政府轰走,借产权变化来改变治理结构,实现国有企业管理的现代化。

· 清华大学《企业变革与商业模式创新》CEO总裁班

国企改革破坚冰


  亚布力论坛有一场关于国企改革的讨论,发言者畅所欲言,对于国企改革的问题和出路做了充分讨论,十分值得分享。

  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费墨颇多,但时至今日,对于国企改革的未来前景有乐观也有悲观,对于混合所有制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

  此次论坛与会者乐观的看法是,混合所有制的提法至少比过去没提的时候要好;但悲观的是,现有情况下如何实现混合所有制?民营企业如何进入国有企业?法律能够保障民营企业的利益么?过去每一次“民进”都是血淋淋的经历,民营企业还有胆子去找国有企业混合么?

  综合发言者的意见,摆在混合所有制这条道路之前至少存在以下几个障碍:

  1、国家控股比例如何往下降?如果不往下降,那么民营企业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砸进去,也只是占很小的股份,即便是混合所有制了,民营企业在其中也没有话语权;

  2、谁来管干部?现在国有企业是党管干部,董事长、总经理都是任命制,即便存在董事会的国有企业,总经理也不是选出来的,而是任命。如果变成了混合所有制,还是党管干部,社会资本有何动力进入?又是否能适应这样的管理体制?

  3、地位的平等性如何保障?前两个问题如果不能够解决,国家绝对控股、党管干部,那么即便国有企业变成了混合所有制,社会资本在其中也很难有平等的地位,更遑论享有相应的权益了。

  4、社会资本是不是能够被一视同仁?现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合作项目,由于可能有利益输送的嫌疑、国资流失的隐忧,会被相关部门重点审查,流程漫长。

  这些障碍有的好解决,比如说国家控股比例下降的问题,德意志银行亚洲区投资银行部主席蔡洪平认为,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可以解决该问题。

  有的不好解决,这些不好解决的问题根源其实只有一个:政企难分。亚布力的这场论坛上与会嘉宾大多为国有企业管理层,他们几乎都提到了对政府指手画脚干涉企业的无奈和厌烦。比如说管理层任命的问题,比如说在股权单一的前提下煞有其事建立董事会的荒唐。

  国有企业的弊病也正是因为政企不分,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梓木对此有深刻分析,由于用人大权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使得国企重级别、重政治待遇、重权利来源,因此企业管理层不一定把保值增值放在头等位置,甚至为了进一步高升不惜利用国有企业的资源来满足某些政府领导人的寻租。

  笔者长期关注能源行业,近年来能源企业的落马者无一不是因为与权力走得太近,正应了王梓木所说“红顶商人不得善终”。

  混合所有制能解决国有企业政企不分的问题么?一位长期关注国企改革的专家曾经对笔者说,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只有十个字:“国企民营化,管理现代化”,“民营化”的表述比“混合所有制”更直白一些了,但还是有些含糊。

  大炮任志强敢说,他直接揭开了混合所有制这张皮。他说混合所有制的好处其实就是可以让国有企业化妆逃跑,现在国有企业管理层很讨厌政府不懂行的指挥和管理,企业可以借混合所有制的名义把政府轰走,借产权变化来改变治理结构,实现国有企业管理的现代化。

  论坛上不少国有企业的管理者都现身说法,证明混合所有制的优越性,比如恒天集团的董事长张杰说,恒天旗下的二三级公司绝大多数是混合经济,市场化资本在恒天的总体占比约为70%到80%,而且市场化资本占比较多的子公司,其效益也比较好。

  王梓木所在的华泰保险就是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股权分散,第一大股东是中石化,18%的股权,但大股东并不干涉公司的具体运营。“所以我们不要做财政部或者是国资委[微博]直属的国有企业,一定要做二级。”

  这样的景象进一步说明了国有企业的问题,在政府之手没伸到的地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区别并不大,他们的管理思路和民营企业家也并无不同,但那些直属于政府的国有企业,他们从政府那里获得的特权异化了企业和管理层,而国有企业效益越差,越依赖政府,享有的特权越多,民营企业的不满就越多,两个群体之间的鸿沟 越大,这倒让他们都把改变的希望寄托在了政府身上。

  过去民营企业抱团抱怨国有企业,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实情况中在准入门槛上存在一些不公平,另一方面也是民企壮大之后希望进一步提升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影响 力,而这就需要抢夺国有企业的地盘了。国有企业自然不愿意主动放弃既得利益,两方争吵不休,是为了让最后拍板的家长能够尽量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

  去年家长明确发话了,说以后将鼓励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这就意味着家长同意民营企业进入国有企业的地盘了,但是同意了,还需要社会资本真的有胆进入。

  蔡洪平提出,不要事事都等顶层设计,80年代改革的时候也没有顶层设计,就是企业往前冲,冲出了一条改革之路,现在也同样需要一些改革的愣头青和不怕死、不怕丢官的人。

链接:· 清华大学《企业变革与商业模式创新》CEO总裁班

 


上两条同类新闻:
  • 邵阳“老乡战略”外来投资七成来自邵商
  • 无湘不成军:盘点中国的“创投湘军”们

  • 高层培训

    北京大学私募班

    热点文章

     
    keywords:湖南 经济 县域经济 公开课 湖南经济论坛 湖南县域经济论坛 中部崛起 企业管理咨询 湘商 企业内训 湖南县域经济 企业管理培训 长沙县域经济 株洲县域经济 湘潭县域经济 衡阳县域经济 岳阳县域经济 益阳县域经济 常德县域经济 邵阳县域经济 娄底县域经济 永州县域经济 郴州县域经济 怀化期货市场 湘西县域经济 张家界经济 北大私募股权培训 北大PE EDP 总裁班 清华总裁班 对外汉语 湖南区域经济 北大私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