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区域论坛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岳阳 | 益阳 | 常德 | 邵阳 | 娄底 | 永州 | 郴州 | 怀化 | 湘西 | 张家界 | News20 
湖南县域经济网
北大智慧城市研修班
湖南省县域经济研究会
高级别出国考察(高访团)
民营企业500强总裁班
 
 
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最强的地区已经变为中部
发布时间: 2018/7/20 12:07:57 被阅览数: 648 次 来源: xbzk.org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中国区域经济版图生变:中部成最强增长带!

“在很长的时期内,中部区位优势将更加明显,东部产业向中部转移的步伐还会加快,其中,武汉、郑州都有米字型高铁,两地经济增长的空间将很大。”陈耀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一次,轮到了中部

21世纪经济报道汇总各地经济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中国区域板块的增长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增长最快的是中部,平均增速为7.91%,高于西部的7.23%,东部位居第三,平均增速为6.69%,最慢的是东北,平均增速为4.53%。

这与2017年的情况类似,2017年中部平均经济增速为8%,为四大区域板块最高,该年西部经济增速为7.73%,东部为6.89%,东北为5.3%。

上述格局变化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最强的地区已经变为中部。

中国各大区域板块发展几经轮动。改革开放时期,东部占据沿海地理优势,经济迅速发展。2006年全国重工业发展提速后,重工业比重最大的东北,成为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而后10年西部大开发,西部经济增速从2011年开始跃居全国第一。而中部地区2017年以来并没有特殊的政策优势,为什么经济增速在全国一马当先?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认为,中部经济异军突起,最根本的原因是其区位优势。随着全国高铁网络形成,加上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部地区承东启西,物流优势凸显,带动了地区制造业发展和服务业发展。

“下一阶段,在很长的时期内,中部区位优势将更加明显,东部产业向中部转移的步伐还会加快,其中,武汉、郑州都有米字型高铁,两地经济增长的空间将很大。”陈耀说。

 

 

区域增长动力转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不同的动力变化,东部、东北、西部、中部轮流成为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

改革开放初期,东部地区发展最快。以1995年为例, 浙江经济增速为16.7%,为全国第二,沿海大省普遍呈两位数增长。1996-1998年经济增速最高的是福建,增速分别为 15.4%、14.5%、11.4%。进入20世纪初期,东部经济也是最快,比如2000年浙江和北京经济增速都为11%,为全国第一,天津、上海、江苏经济增速接近11%。

从2003年开始,中国逐步走出通货紧缩,进入新一轮重化工业发展时期,西部和东北经济表现抢眼。最典型的代表是内蒙古,其经济增速持续8年居全国第一,在2003年,内蒙古增速达16.8%,2004年再升至19.4%。由于内蒙古一部分位于东北地区,其经济加快,反映了东北、西部重工业发展的潜力。

2006年到2009年,东北地区经济增速分别为13.6%、14.23%、13.63%、12.5%,位居全国第一。而从2011年到2016年,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是西部,平均增速分别为13.6%、12.4%、11%、9.27%、8.85%、9.42%。

但是从2017年开始,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变为了中部。该年中部经济增速为8%,高于西部的7.73%,东部的6.89%、东北的5.3%。2018年的情况也类似,今年上半年中部地区经济平均增速为7.91%,同期西部地区增速只有7.23%,东部为6.69%,增速最慢的是东北地区,平均增速为4.53%。

为什么现在中部地区发展最快?主要原因是中国早已告别了重化工业发展的加速时期,步入到了经济新常态,就全国而言,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来自服务业。而东北、华北以及西部的西北地区,过去经济以重工业为主。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最高的是贵州,经济增速为10%,其次为西藏,经济增速为9.6%左右。云南为第三,增速9.2%。

尽管今年经济增速前三名是西部省份,但因为西部经济分化明显,导致西部经济难以在全国板块中增速再持续第一。比如重庆前几年经济增速持续全国第一,今年上半年增速仅为6.5%。在经济增速最后10名中,除了东北三省外,西部省份占了五个,分别是内蒙古、甘肃、新疆、青海和广西,以西北省份为多。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7年经济进入周期的峰值算起到2017年,各地经济增速放慢程度不一。东部从14.13%,降低到今年上半年的6.69%,中部从14.1%,降低为7.91%,东北从14.23%降低为4.53%,西部从13.9%降低为7.23%,其中东北地区降幅最大,中部降幅最低。

在很长时期内,各个区域板块都有经济下行压力。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刘秉镰认为, 东部地区外向型经济占比高,近来受贸易保护主义、单边贸易政策影响,靠劳动密集和资本密集拉动外向型经济的模式受到冲击,现在需要加快创新驱动。另外,东部各省面临结构调整问题,西部产业目前还是传统产业的居多,也有结构调整上的压力,而中部产业也正在经历新一轮调整。

 

中部现工业服务业双轮驱动

为什么从2017年开始中部经济开始提速?

数据显示,中部经济实现了工业和服务业双轮驱动。

2018年上半年,山西、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河南的服务业增速分别为8.1%、8.8%、9.7%、9.1%、10.5%、9.1%,大幅高于全国7.6%左右的服务业增速。

在第二产业方面,上述六省增速分别为5.7%、7.4%、6.7%、8.4%、8.5%、7.7%,除了山西和湖南稍微偏低以外,其余地方增速都远远高于全国,这与其工业增长快有关。

首都经贸大学副校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认为,服务业的发展严重依赖区域市场和工业生产。“像东北地区工业不景气,消费不够活跃,服务业整体上自然也不会有好的增长表现”。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除辽宁为两位数以外,吉林和黑龙江分别为2%、3.9%,在第二产业方面,辽宁为8.2%,吉林和黑龙江分别只有1.7%、3.6%。服务业增速方面,黑龙江为6.6%。辽宁和吉林分别只有4.2%、3.6%。这说明东北服务业表现较差,工业也不如人意。

以东部为例,目前经济主要是服务业为主,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增速都很低。其中经济大省广东,上半年第二产业增速仅仅为6%,江苏也只有6.4%,山东为5.1%,上海为5.8%,北京为5.4%,海南和河北只有3.2%,天津只有1.5%,都大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稍微增速高一点的省份只有浙江和福建,上半年增速分别为7.4%、8.1%。

但是东部省份服务业发展比较好,比如广东上半年服务业增速为8.2%,山东为8.5%,上海为7.4%,北京为7.2%,河北甚至达到了10.7%,福建和浙江增速分别为8.1%、9.1%。这表明,东部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服务业带动,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增速较慢。

至于西部地区,则分化明显, 除了贵州、四川、陕西等地工业和服务业都发展很快以外,其它大部分地区都有短板,要么是服务业快、第二产业慢,如宁夏,要么是工业增速高、但是服务业慢,如青海。

 

人口非增长决定性因素

为什么中部地区工业和服务业同时发展很快?

论人力成本,西部、东北比中部优越,论工业化程度,西部比中部要低,按道理西部的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应该是发展更快。如果论人口流入情况,东部大部分地区人口净流入多,服务业以及消费情况,应该是东部最好。

但实际情况是,在服务业和工业,以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方面,中部发展态势都非常好。

比如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中部除了山西为9.1%以外,其余地区都是10%以上,安徽的增速甚至达到了12%,但是华北、东北和西北地区的增速都很低,这表明消费并不活跃。

东北的服务业发展慢,一大原因是人口流失。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黑龙江、辽宁、吉林的常住人口净流出分别为8.9万人、7.2万人、16.3万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7年广东、浙江、新疆、重庆、江苏、安徽、四川、陕西、西藏分别净流入了2.96万到68.5万人不等,其中广东净流入常住人口69.5万,浙江净流入31.3万,新疆净流入19.3万,重庆净流入14.8万,江苏净流入9.3万,安徽净流入8.4万。

重庆今年上半年第二产业增速3.7%,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仅1.8%,但是凭借人口流入大的优势,以及大力发展物流等产业,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增速仍达到了惊人的9.3%。

而河南、湖北、江西、湖南等中部省份虽为人口净流出地,地区社会消费品和服务业却发展很快。

对此,陈耀认为,根本原因在于,随着高铁发展,中部地区利用区位和交通优势,包括开通欧洲货运专列,带动了当地物流业和制造业的发展。

“有了货物需求,促进了制造业发展,也带动了消费。”陈耀说。

以河南为例,2017年,河南常住人口净流出38万,在全国仅仅低于山东。该省今年上半年生产总值为22244.51亿元,增长7.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

依托区位优势,河南物流业发达。2018上半年,河南公路客货运总周转量增长8.5%;机场旅客、货邮吞吐量分别增长18.5%、12.2%;邮政业务总量增长26.9%,电信业务总量增长186.1%,该省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增长9.1%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

工业方面,上半年全省装备制造、食品制造、新型材料制造、电子制造、汽车制造等五大主导产业增加值增长9.9%,高于规模以上工业2.2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2.4%,高于规模以上工业4.7个百分点。

中部地区经济发展快,可能也与中部大部分省份在南方有关。杨开忠认为,“以秦岭-淮河为界,我国地理分南北方。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根本的整体特征是南快北慢。所谓中部地区经济发展最快,实际上也是南方地区增长快的表现。”

杨开忠表示,中国经济南北分化这种趋势,是南北方区位条件、经济结构和制度文化差异的必然结果,未来整体上将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应该引起国家层面的重视。

 


上两条同类新闻:
  • 李斌:讲好区域文化故事 助推湖南高质量发展
  • 中联重科全球最大吨位3200吨起重机将进驻湖南桃花江核电站

  • 高层培训

    北京大学私募班

    热点文章

     
    keywords:湖南 经济 县域经济 公开课 湖南经济论坛 湖南县域经济论坛 中部崛起 企业管理咨询 湘商 企业内训 湖南县域经济 企业管理培训 长沙县域经济 株洲县域经济 湘潭县域经济 衡阳县域经济 岳阳县域经济 益阳县域经济 常德县域经济 邵阳县域经济 娄底县域经济 永州县域经济 郴州县域经济 怀化期货市场 湘西县域经济 张家界经济 北大私募股权培训 北大PE EDP 总裁班 清华总裁班 对外汉语 湖南区域经济 北大私募班